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湖风海韵-兰草居

禅定忘我 诗法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【唧唧歪歪】两根直线  

2011-10-27 18:41:39|  分类: 转载佳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素颜格格《【唧唧歪歪】两根直线》

【唧唧歪歪】两根直线 - 素颜格格 - 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两根直线

睡的正香,包子大喊电话,睡眼惺忪一听:哎哟歪!我滴妈妈天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竟然是老徐给我的电话。我活了快到30岁,这是老徐第二次主动打电话给我,上一次可以追溯到三年前。

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老徐竟然婆婆妈妈,转弯抹角告诉我他发了半年的补助费,大概一万来块钱,要让我保管。你说你想关心你闺女、可怜你闺女没钱花你就直说的了,我拒绝文小姐的钱是给你机会啊,我不一定会拒绝的啊。而后扯东拉西竟然说了近20分钟,这可绝不是老徐的性格。

我印象当中我能记得第一次见到老徐是那年冬天,老徐和文小姐来外婆家看我,我大概也就三四岁。我记得文小姐进门就找我,而老徐似乎根本没拿我当回事,对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藐视。老徐说话声音不小,估计在部队天天喊“一二一”喊的,记得他只要一说话,我就抱着外婆的腿,但绝不哆嗦。我的印象之中,老徐从未抱过我,也许他抱我的时候我还不懂事。

在我20岁之前的印象中,老徐在我心目中从没有丝毫爹的意思,没那个概念,更没那个感情。我能记得的就是他眼珠瞪着很吓人的样子,很少见他笑过,即便是笑,也有点吓人。那时候我看《闪闪的红星》,我告诉外婆老徐就像胡汉山,外婆笑了。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台词就是“我胡汉山又回来了”,所以每次见到老徐我都有种“吃了他的要吐出来、拿了他的要还回去”的感觉。无论外婆告诉我什么什么都是老徐给我买的,我也没一点好印象。

我还记得他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那年在机场,文小姐使劲忍着,而我还没等哭出声,老徐就一声大喝:“不许哭”,生生给我吓回去了,从那以后我就不会哭了。我在外面12年中,老徐从未给我打一个电话,我也不知道他的电话,压根就没想过给他打电话。这十二年中,无论他们怎么安排我回国看看都没回去,也没那个念想。这一倔就是10年,99年外婆去世的时候回到北京,也见到了老徐。不知道为什么,在我眼里他和那些进进出出的医生没任何区别。那一次他跟我先说话,我只是点点头。之后我一刻都没停留,直接买票回去了。直到两年后回来。

我所以没听他们的安排直接回来就是为了气他们,报复他们当初对我的“抛弃”。所以几个回合之后,老徐也不和我说话,我也不听他的话。他总觉得他是老子,等待我的顺服,而我的表现恰恰相反。我和老徐的关系实际上就是直线关系,他把玻璃杯狠狠摔在地上是直线,他指着我的鼻子要我马上滚蛋的手是直线,他气的举手要给我一个大耳瓜子也是直线,就连最后我威胁他把自己弄得半死的时候,他说出的话还是直线:死了我也不管。军旅生涯养成了他的直线习惯,而他的基因不禁让我也是一条直线,而且“抛弃”我又在这条直线上加了一个箭头,每一次我都能射中他的心窝。

两根直来直去的线,两根直来直去的筋的不断碰撞,苦的是文小姐。劝老徐,老徐说“老子是他爹”,劝我我则说“养我的才是我爹”。终究合拢不到一些,家庭不是铁轨,不可能把两条直线永远平行、永不交叉。于是我选择了离家出走。日子就这样过下去,他过他的,我过我的,一直之间没联系,没什么好说的,也没什么必要说的。这一不交叉就是四年,四年间文小姐一直劝我给老徐主动打电话,但我不能,虽然随着自己的的成熟,知道老徐当年的用心良苦,对他们也渐渐理解,但一直放不下面子,所以,从未给老徐打过电话,但也从未奢望老徐会给我打电话,因为在我看来,他从来都是尊严第一,权威第一。直线就那德行。

让我没想到的是,08年的11月的一天,老徐打电话给我,电话很短暂,声音很冷漠:“天冷了,别整天乱跑,你身体不好,照顾好自己,别叫你妈妈操心,你妈没时间,叫我打电话,好了,没事回家看看你妈!”没容我说半个字,电话挂了。那一刻明知道电话挂了,但我还是拿着听筒,一直没有放下,似乎还想倾听。直线的老徐主动给我打电话,想都没敢想。我和老徐较劲四年,此刻我却没有“胜利”的喜悦,也没有使“敌人”“屈服”的成就感,有点不知所措。那年春节我回家了。从那以后,我就渐渐的开始给老徐打电话,虽然不多,但看得出每次他都挺高兴。

日子还是这样的过着,但上次我见到老徐忽然觉得他老了,鬓角白了,直线的身子就那么忽然的有点弯曲了。我能感觉他的凄凉,特别是他经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尽可能的笔直着腰杆,眼睛却走神的那一刻。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但我明白他一定想找人痛痛快快的倾诉一场。他一定是没找到这个人,文小姐不是,他儿子不是,我也不是。说到底,他这根直线只能赤手空拳。无论文小姐对他多么情深意重,无论他的儿子、孙子对他多么孝顺,无论我对他的拥抱多么情真意切,到底还是没用。所以,至于他要倾诉什么,我始终不得而知。但我坚信我的判断,他一定需要。

我这辈子为老徐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能让他开怀大笑那么一次,那一次的笑一点都不像胡汉山,虽很直线,但却很真实、很开心。那是他照例给文小姐上缴半年工资,我一把夺过来,塞给老徐,冲着文小姐:“老徐一个人在外,总有郁闷的时候,喝个小酒,找个小姐不需要消费啊,怎么能兜里不揣钱?”我说的相当一本正经,文小姐一愣,老徐却哈哈大笑,大有“知我者闺女也”的意思,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他那样大笑,原来他会笑。但我却笑不出,我总想怎么能让他以后永远都这么笑下去。

老徐今天给我打电话的声音很和蔼,相当的温柔,我似乎感觉他的锐气已经在慢慢的销蚀,我眼前总是一副他鬓角发白的样子。我总想说些什么让他高兴,可是一句话也找不到,只能听他说,但脑子里却在想着他的以后。最后只记得一句话:“一个人,也要好好做饭,好好吃饭!”

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